生命里最难熬的那段时光,你是如何度过的?

  文/小川叔

  2003年我大学毕业。

  那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非典。

  我们全年级的毕业生没办法出去找工作。

  学校提前一个月让我们毕业。

  我回家被禁足了一个月,老妈还不放心让我出去找工作。

  我去沈阳参加了几次人才招聘会,面试的简历上的求职职位从设计变成策划,从策划变成文员,最后变成储备干部……

  那时候我最希望的就是,哪家公司能给我来个电话,告诉我来入职吧。

  可是没有,一个都没有。

  2003年7月,我拿着大学期间画漫画存的三千块的稿费,坐火车去了南方。

  离开家的最大的理由是,每一次亲戚朋友来访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之后说,你说现在念书有啥用,你看你妈借钱供你读大学,最后你读完了也不包分配,也没工作,唉……

  我至今都记得,那声叹息之后的意味深长。

  我在网上投了简历,福建的一个学校要我去面试,我想都没想就觉得自己可以,之后就拿了钱和作品去了……

  经历了面试,试讲,谈到了签合同。签约五年,毕业之后不允许在当地学校再任职。

  我觉得这是霸王条款,就帅气地走人了。

  之后又开始跑各种人才招聘会,发简历,接电话。

  南方的小企业特别多,很多布行也都打着服装公司的招牌,我记不清楚我一天最多跑过多少场面试,也不记得和面试我的小老板们聊了多少关于设计、情怀、以及未来。

  就是一番谈话完事儿之后,老板拍拍案板说,来!现场打个版给我看看吧!

  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好像个废物。

  我要做的是设计,不是打版!

  我住的旅馆从单人间到四人间,午饭从有荤有素变成了全素,最后变成了沙县小吃最便宜的拌面。

  我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就躲在话吧里给那些QQ聊过但是没见过面的网友打电话。

  你那边怎么样啊?我这边不太好,我快一个月没找到工作了,我很想家……

  那时候我才觉得,人生里原来最难熬的不是穷苦,是寂寞。

  这个城市你没有一个亲人,他们说着你不懂的闽南话,你来这里,你为了什么?

  后来阴差阳错我陪人去面试意外地被留下,虽然做的还不是自己想要的设计,但是我在穷到只剩下火车票钱的时候,看见了转机。

  那年十月份北方的一家公司给我打电话,说之前在招聘会拿过我的简历,对我现场的表达印象很深刻,说现在有意要招一个男设计师问我可以来面试么?

  我就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带着想回家,想做设计的双重渴望从南方回了北方。

  在分公司面试完,觉得一切都特满意,却不想被发到总公司报道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特别破的一个家族企业,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但事已至此,只能忍耐。

  那段时间要赶春节之后的订货会,设计任务特别大,我们每个设计师每个人每天要设计超过20款作品,而且必须要四开纸纯手绘,并配合设计说明。

  每天晚上九点老板来巡查,在会议室把所有的设计稿一字排开,好像皇帝翻牌子一样,点选稿件,决定下场制作样品。

  被选中作品越多的人自然是被认可的越多。被选中作品越少的人,自然会收到打击和冷落。

  这是最残酷的一场厮杀。

  十点之后,我才能回宿舍休息。

  宿舍朝北,没有暖气,12月的北方,滴水成冰。

  我盖了两床棉被,头上面还要搭一个军大衣,不然第二天一定会头痛。

  那时候我觉得最难熬的不是寒冷,是内心里的不服输。

  那一年我的作品入选订货手册共12件。

  那年春节我只有三天假期,我和老妈说,公司工作太忙离不开我啊!之后顶着鞭炮声离家。

  在去公共澡堂的路上,我买到了一本北京出版的杂志,看到封底写着招聘编辑就动了来北京的念头。

  之后我用设计室的电脑写了一个八千字的稿子,连同我的作品,用老板秘书那台唯一可以上网的机器发了出去,两周后我接到了可以入职的电话。

  2004年2月28日,没有任何怀疑,也没有任何经验,我带着从三个朋友那借来的1500块钱去了北京。

  7天之后,主编告诉我,你暂时不符合我的要求,你做好准备,我找到合适的人就会把你开除。

  这句话让我之后的一年零24天里都活得战战兢兢,唯恐自己被替换掉。

  我只能拼命开始从头学,学自己不懂的策划,学接人待物,学着做版式设计,学着做很多工作还要能让自己平衡,学着对自己说:你忘记你毕业的时候最想做的是什么了吗?是赚钱!但是要想赚钱,你要先在这个城市活下来……

  2004年10月,我熬过了四个月的试用期,还了1500块的欠债,用了三个月认识了一些画画的朋友,在离那些朋友比较近的北五环租了一套房子,房租800。

  我一个月工资是2400块,我没租过房子,不知道需要付三押一,之后只好要求房东说,可不可以先给您两个月的,下个月我再给您两个月?房东最后同意了。

  两个月的房租是1600块,去掉了这些我还剩下800,这还要负担我一个月的吃饭和路费。

  于是我决定开始接兼职,写稿子,什么都可以写,只要开钱快。

  后来我有机会去了电视台做节目撰稿,一个专题一百块,每个礼拜评一次,通过就给钱。那是一个日播的节目,我最多一个月可以过八个节目。

  十一月的北京,我把带来的行李里最厚的两件毛衣都穿上都抵御不了寒冷。(www.lz13.cn)我去当时觉得特别洋气的SOHO现代城加班,在那个电视节目制作中心里我学会了什么叫做非线编辑,什么叫做节奏,什么叫做画面感。之后凌晨十点我必须要离开,乘地铁一路小跑换最后一班轻轨。

  如果赶不上,打车回家要五十块,那就意味着今天晚上的努力浪费了一半。

  下了轻轨为了省钱三块钱,我就一路迎着北风小跑十分钟,在小区门口的小吃店坐下,点一盘炒片当做今天的晚饭,吃之前我会喝一口存在这里的二锅头暖暖身子,之后傻逼一样的大吼一声,嗨嗨嗨!那时候最大的想法是:千万不能生病,不然感冒一定会耽搁工作。

  那段人生最难熬的日子,我从来不觉得辛苦,我每天躺在床上都会想很多,想家里欠下的那十万的外债,想着每个月如果能存一千块,距离十万还有多远……

  想到这里,就会从噩梦里哭着醒过来……

  我在这个城市活得很卑微,几乎是一路爬行着鲜血淋漓,最后才有机会勉强站起来,到如今混在人群里和你们一样。

  那段生命里最难熬的时光,成了日后刻在美好时光钻石上的横切面,它们带着外人无法体会的疼痛,成了今天你看到的浮华的璀璨。

  很多事情都可以被人比较,唯一无法比较的是经历。

  很多东西都可以被后人所超越,唯一不能超越的是生命的深度。

  很多情操都可以在蹉跎里被粉碎,唯一不曾放弃的是对梦想的执着。

  如今想想我在这个城市最大的期许居然是:先活下来,因为只有活下来你才有机会证明迟早有一天我会属于这里,在这里得到那些原本应该得到的一切……

  ——谨以此故事写给生命中最难熬的那段时光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