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励志一生 » 经典美文
  泰戈尔:禳解诅咒  贡达卜·所罗逊是天宫的名伶。  他的情人玛杜斯丽前往北极山脉朝拜太阳那天,他神不守舍,胡乱地拍击长鼓,致使舞女优哩婆湿舞步紊乱,扫了嘉宾的兴致。  萨吉①满面羞红,神色尴尬。  由于众神的诅咒,英俊的贡达卜变得相貌丑陋,他被谪下凡,投生坎达尔王族,取名奥鲁内夏尔
  泰戈尔:第一次膜拜  传说天界神匠毗舍迦罗莫在元古时代为三界神王的庙宇奠基,巨猴诃努曼运来建庙的大量岩石。  据历史学家考证:栖息在森林里的基拉特族人造了这座神庙,神祗原本属于他们。  舍帝利①国王曾占领这个国家,杀戮信徒,神庙里血流成河。  神祗改名换姓,藏在新的教规后面,幸免于难。  数千年

泰戈尔:圣浴

  泰戈尔:圣浴  罗摩难陀面对东方,肃立在恒河里。晨风吹拂,流水潺潺,似被点金棒点触了的河水闪耀着金光。他遥望蔷薇般的朝阳,在心中喃喃自语:“呵,大神,你慈祥的容貌怎不在我心头闪现,揭去您的面具吧。”  朝阳升上娑罗树梢。渔民们扬帆启航。一群白鹤飞上阳光明媚的青空,飞往对岸
  泰戈尔:爱的金子  鞣皮匠罗比达斯正在扫地。  路是他的亲人,孤独是他的伙伴。  行人远远地躲着他走路。  长老罗摩难陀晨浴完毕,走回寺院。距他一丈之遥,罗比达斯匍匐在地,行叩拜大礼。  罗摩难陀惊诧地问:“朋友,你是何人?”  “我是路上干燥的尘粒,师傅,您

泰戈尔:圣洁

  泰戈尔:圣洁  长老罗摩难陀白天拨弄念珠诵经。  黄昏,他供奉祭品;内心服用了神的赏赐,他的饥饿即刻消除。  举行庙会的一天,国王和王后驾到。  此外,从各地来了一批满腹经纶的学者和佩戴标记的各个教派的信徒。  晚浴完毕,罗摩难陀照例在神足前上供,但心中得不到神的恩赐,他咽不下食物。  停食两天

泰戈尔:解脱

  泰戈尔:解脱  马拉提国王储巴基拉奥·波索亚的灌顶大礼定于明天上午隆重举行。  民间艺人格尔达尼未被准许进入御庙,他坐在庭院角落一株菩提树下,弹罢单弦琴,喃喃自语:“神啊,是谁让你端坐在坚硬的金椅上的呢?”  午夜,上弦月冉冉下坠。  远处宫门前灯光辉煌,鼓

泰戈尔:染衣女

  泰戈尔:染衣女  桑格尔通古博今,能言善辩,名扬四海。  他敏捷的思维如山鹰的尖喙,屡次闪电般啄断对方论据的翅膀,使之垂落尘埃。  南印度的雄辩家奈亚伊克慕名前来,提议御前辩论。  辩论的胜者将获得国王的奖赏。  桑格尔接受挑战后,发现缠头巾脏了,急忙前往染衣房。  穆斯林查希姆的染衣房在树篱围
  泰戈尔:不朽形象的福音  好似天狗啖食丽日的漆黑巨口,黄昏的阴影提前吞没了院落。  外面响起了怒吼:“开门!”  屋里的生命惊恐万状,哆哆嗦嗦地顶着门,插上门闩,嗓音发颤地问:“你是谁?”  又是雷鸣般的怒吼:“我是土壤王国的使者,时候

泰戈尔:怯弱

  泰戈尔:怯弱  高中一年级学生巴特克里斯达说话尖酸刻薄,是胆小的同学心目中的恶魔。  他无缘无故地为苏尼塔起了一个绰号“白鹤”。  绰号后来变为“小鸭”,最后成为“纯种鸭”。绰号本身并无特殊的意思,不过是恶作剧罢了。  憨厚
  泰戈尔:玩具的自由  穆尼小姐卧房里的日本木偶名叫哈娜桑,穿一条豆绿色绣金花日本长裙,她的新郎来自英国商场,是没落王朝的王子,腰间佩戴宝剑,王冠上插一根长长的羽翎。明天一对新人盛妆打扮,后天举行婚礼。  黄昏,电灯亮了,哈娜桑躺在床上。  不知哪儿来的一只黑蝙蝠在房里飞来飞去,它的影子在地上旋转

泰戈尔:山茶花

  泰戈尔:山茶花  她名叫卡梅腊。  我是在她的练习本上看见她的芳名的。  那天她带着弟弟乘电车前往学院。我坐在她后面的凳子上,欣赏她的披肩秀发和柔美的面部线条。她胸前抱着教科书和练习本。  我在该下车的车站没有下车。  此后,我制定了出门的时刻表。这与我上班的时间毫不相关,而与她上学的时间相吻合

泰戈尔:废纸篓

  泰戈尔:废纸篓  “你在干什么,苏妮①?”父亲吃惊地问,“干吗把衣服装在皮箱里?你要去哪儿?”  苏娜丽达的卧室在三楼,有两扇南窗。窗户前床上铺着考究的拉克恼床单,对面靠墙的书桌上,摆着亡母的遗像,一串芳香的花条挂在墙上父亲照片的镜框的两端,粉红色
  泰戈尔:最后一封信  由于我的过错,空荡荡的寓所愤懑地扭过脸不看我。  我从一间屋子走到另一间屋子,没有一块属于我的地方。  我闷闷不乐地走到外面。  我决计出租房子,搬到特拉登去。  由于过分悲怆,我许久不敢进阿姆丽的房间。可是房客快来了,房间得打扫一下。我只得开了她上锁的房门。  房间里有她
  泰戈尔:儿童圣地10  一束阳光斜照着柴扉。  聚集的人仿佛在血管里听见洪荒年代创造的偈语:母亲,开门!  门开了。  母亲怀抱着婴儿坐在草榻上。  等待着阳光照临朝霞怀抱的启明星似的婴儿的脸。  诗人弹琴,歌声在天空飘绕——胜利属于人类,属于新生儿,属于永生的人。  君
  泰戈尔:儿童圣地9  第一抹朝晖在沾露的树叶上闪烁。  星相家说:“朋友,我们到了。”  路边,一望无际的成熟的稻穗在柔风中摇荡。大地的欢声响应着云霓色彩的变幻。从山麓到河湄。一座座村庄里,每日平静地流动着人流。陶工制罐的轮子欢快地转动,樵夫担柴前往集市,牧童在旷野放牛犊
  泰戈尔:儿童圣地8  年轻人呼吁:“向爱和力量的圣地前进!”  千万个喉咙迸发誓言:“我们要战胜今世和来世!”  他们看不清楚目标,但怀有一致的热情。他们共同的炽热愿望藐视着死亡的危险。他们不再问路有多远,他们心里没有疑虑,走路不感到疲劳。  死去
  泰戈尔:儿童圣地7  旅人们惊慌失措。  女人嘤嘤啜泣,男人厉声呵斥:“别哭!”  挨了鞭子的狗惨叫一声,停止狂吠。  长夜漫漫。  男男女女激烈地辩论,谁应承担责任?  他们吼叫,咆哮,行将拔刀动武的时候,夜色稀薄了,霞光掠过山峰,布满天空。  他们骤然平静下来。  太
  泰戈尔:儿童圣地6  入夜。  跋涉了一天的人们在榕树底下铺席坐下。  一阵风吹灭了灯,稠粘的幽黑宛如昏眠。  人群中呼地站起一个人,指着带路人吼道:“骗子,你骗了我们。”  一个个喉咙迸发(www.lz13.cn)出严厉的责问,女人们咬牙切齿,男人们破口大骂。末了,一个
  泰戈尔:儿童圣地5  乱石横卧的山路崎岖、艰险。  虔诚者在前面带路,身后是强者、弱者、年轻人、老年人、统治者、半饥半饱的农夫……有的脚底起泡,精疲力尽,有的满腔忿懑,有的产生怀疑。  他们计算迈出的步伐,不时询问:还有多远?  虔诚者以歌声作为回答。  他们听他唱歌
  泰戈尔:儿童圣地4  旅人从各个角落出发——  从尼罗河流域,从恒河之滨,从西藏冰冷的河谷,他们漂洋过海,翻山越岭,穿过无路的沙漠,在葛藤如网的密林里开辟道路,在城墙环护的都市大门前走来了。  他们有的徒步,有的骑马,骑象,骑骆驼。  有的战车上飘扬着中国的绸旗。  皈依
  泰戈尔:儿童圣地3  云散天晴,东方地平线上跃出了启明星。大地的胸膛徐呼出一声惬意的长叹。林径上荡漾着绿叶簌簌的絮语,鸟儿在枝头唱歌。  “时辰到了。”虔诚者肯定地说。  “什么时辰?”  “启程的时辰。”  他们不解其义,
  泰戈尔:儿童圣地2  虔诚者坐在山巅皎洁的宁静中,不眠的目光寻觅星光的暗示。  云团凝聚,夜鸟哀鸣飞翔的时刻,他说:“别害怕,兄弟,记住人是伟大的。”  他们不以为然地说:“太初的力量是兽性,兽性是恒久的。  诚实实际上是自欺欺人。”  蒙受打击时
  泰戈尔:儿童圣地1  几更天了?没有回答。  蒙昧的光阴在亘古的迷津里徘徊,望不见陌生的路的终端。  山底下的瞑暗像倒毙的恶魔的眼珠,叆叇的浓云压迫苍穹的胸脯,洞穴里一团团黑雾犹如剁碎的夜阑的肢体。  天边刺目的火光,忽明忽灭,那是无名煞星红眼的窥视?  抑或是原始的饥渴伸抖着的滴血的舌头?  

泰戈尔:朝觐者

  泰戈尔:朝觐者  我们冒着严寒启程。  这是时机最糟糕的极其漫长的旅程,道路迂曲,朔风刀一般锋利,寒冷不可抵御。  驼峰磨伤、脚痛难忍、脾性暴烈的骆驼,不时趴卧在融化的冰雪上。  想起春天山底下的宫苑,衣着华丽、手擎盛满芳醴的杯盏的名媛淑女,心里好不沮丧。  牵骆驼的脚夫骂骂咧咧,怨声不绝,一个
  泰戈尔:步步高升  楼梯口左面的走廊里,我每天上午跟尼勒穆尼学习英语。  破墙旁边有棵高大的罗望子树,结果的季节,猴子在树上蹦来窜去。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离开英语课本,追踪猴子摇动的尾巴。每每此时,先生拧我的耳朵,以证实我与红眼猴在理性上的差异。  放了学,我在植物家族里执教。  园子里有黑浆

泰戈尔:短笛

  泰戈尔:短笛  卖牛奶的吉努居住的小巷边有一幢二层楼房,一楼窗户钉着铁条。湿漉漉的墙壁泥灰驳落,到处是褐色的斑痕。用美国布做的门帘上画着财神迦奈斯。除了我,租用一楼房间的还有一个生灵——蜥蜴,它与我的区别在于它不缺少食品。  我是商业厅最年轻的文书,月薪二十五卢比。下班后

泰戈尔:名声

  泰戈尔:名声  尼斯兄:  我十九岁那年,你二十五岁左右,已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康达姑妈》和《潘珠的怪癖》。此外,《时代的车轮》月刊上正连载你的小说《血痕》。  你的成就轰动了全国。  我在学院的文学研讨会上赞扬你比般金·钱德拉·查特吉①更伟大,引起了一场打破脑瓜的
  泰戈尔:普通的姑娘  我是深闺内院里的女子。  您不会认识我的,萨拉特先生①。  我拜读过您最新的小说《枯萎的花环》。您笔下的女主人公埃鲁克茜三十五岁溘然去世。她曾与二十五岁的情敌激烈搏斗,我看得出,您非常仁慈,您让她赢得了胜利。  现在说说我自己。  我年纪尚小,但韵华的魅力已打动了一个人的心
  泰戈尔:不同的童年  厨房是希罗娜阿姨的活动天地。  总见她夹着两只铜罐到池塘汲水。筑了石阶的池塘,离厨房不过两铜罐的距离。  她那丧母的外甥整天光着脊梁,脑袋里进不去任何忠告。这个无正经事可做的淘气包,俨然是池塘的主人。一高兴就跳进池塘,一面游泳一面朝天上喷水。他站在石阶上用瓦片打水漂;折根竹

泰戈尔:旅伴

  泰戈尔:旅伴  世界上不缺少不美的人,比起不美的人,我的旅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委实是件稀奇事儿。  他的秃顶与年龄不相称,所剩无几的头发也已斑白。两只小眼睛没有睫毛。他皱着眉头东张西望,好像在稻田里拾稻穗。他的鼻子高而宽,占据了四分之三的脸盘。额头宽阔。左鬓发毛脱尽,右眼上眉毛消失。唇髭胡须剃光
分页:«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