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差生逆袭北大:永远不忘记,永远不放弃

  文/张沐婷 北京大学

  一

  2011年,我读高一。

  每天早上起床,给全家人做好早饭,自己吃两口,然后骑车去上学,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因为早上起得太早,到第三堂课就想睡觉。尤其可怕的是,第三堂一般都是物理课。

  物理老师是班主任,特别喜欢叫人上黑板做题,我挂在黑板上一次,尴尬至极。

  今天的物理课,老师破天荒迟到了。跟他一起进教室的,是一个俊秀的男孩子。

  那男孩好像一颗豆芽,长得挺高,却过度消瘦,微微驼背,乌黑的头发耷拉在额头上。苍白的面容,薄薄的嘴唇,挺直的鼻梁,眼睛明亮得好像星星。

  老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原来是个转校生,叫赵世欢。赵世欢有气无力地对着同学们躬了躬身子,就走到我前面的空位上,坐下来。

  赵世欢性格开朗,人也很聪明,不到三个星期,他就跟班里的同学都混熟了,课间的时候来找他问问题、聊天的同学络绎不绝。

  一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赵世欢手忙脚乱,拼命翻书,我一看就知道,他又找不到卷子了。

  赵世欢就是这样,什么东西都随手乱放,一天要翻两三次,还不一定能找到。

  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戳了他一下,问道:“哪一张卷子找不到了?”

  赵世欢可怜兮兮地说:“物理!”

  我抽出一张中午发的物理卷子给他。他大喜过望,“你有多余的卷子呀?”

  “我是物理课代表,剩下的卷子都在我这儿。你要是丢了别的,我也没办法了。”

  二

  非常奇怪的是,赵世欢没有忙着接过试卷,而是完全转过身来,好像在看我身后的时钟,又好像在看我。

  我有点不好意思,把卷子往他怀里一扔,就要收拾书包走人 。

  赵世欢忽然说,“张沐婷,你能不能帮我收拾一下桌子?我觉得收拾整齐了会好很多,一劳永逸。”

  我无数次回忆起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赵世欢,结论永远都回到这个冬天的下午,暖阳将逝,赵世欢背光而坐,眼睛里好像融化着夕阳——要我帮他收拾桌子。

  然后我就帮他收拾了——好丢人。

  赵世欢的桌子三天两头就要重新收拾一次。这小子是个标准的甩手大少爷,书都堆成山了也不糟心。实在过不下去的时候,就死皮赖脸地让我收拾,回报的方式就是解答我所有不会的题目,问什么答什么。

  每次赵世欢给我讲题目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踏实,特别开心。他看问题的角度非常精准,快速切入,一击致命,学过的公式被他一用,真是灵活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