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的叫卖声读后感(一)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从故事中发掘深刻的哲理,透露着知者的敏锐,幽默与讽刺并重。

  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我十分佩服本文的作者夏丐尊。因为他竟然能从二种不同的叫卖声中,听出二种不同的人生态,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也说明了作者对人生的很透澈。

  作者所说的两种幽默家,一种是卖臭豆腐干的,叫首:“臭豆腐干”臭豆腐干!神态自若,第二种是五云升楼的卖报者的叫卖声,叫首:“两个铜板要看到××××哪!对我来说,我觉得这两种叫卖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在作者的眼里,这可就不一样了。

  作者认为第一种叫卖声在欺诈横行的现世现现,俨然是一种愤世,嫉妒的激越的讽刺!因为都是说:“挂羊头卖狗肉”,而他却说自己的豆腐干臭,并且真的十分真,作者认为如此言行一致,名副其实,不欺骗别人的事情,恐怕世间再也找不出了吧。

  作者认为第二种叫卖志在他们的心中喊出,好像任何国家大事只要花两个铜板就可以看到,似乎任何国家大事都只值两个铜板似的。作者每次听到总深深地感到冷酷的滑稽情味。

  我认为这两种叫卖志颇有幽默家的风格,前者似乎富于热情,像个矫世的君子,后者似乎鄙夷一切,像个玩世的稳土。

  在小的事情中发现大的哲理,这种本领,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前提是我们要留心观察身边的事物,做一个有心人。我们的知识还要不断的丰富。

  处处留心皆学问。


幽默的叫卖声读后感(二)

  夏丏尊先生的文章可谓是妙绝,颇有些愤世嫉俗的味道。而那篇《幽默的叫卖声》,总让我看了仍想再翻,试图从中琢磨出更多的东西。

  文章从都市里随处可听到的叫卖声为观察角度,尤以描写买臭豆腐干的叫声精妙。听呵,“弄堂口常有豆腐干担歇着或是走着叫卖,担子的一头是油锅,油锅里现炸着臭豆腐干,气味臭的难闻,卖的人大叫:‘臭豆腐干!臭豆腐干!’态度自若。”想想我们这儿卖臭豆腐干的,不吭不哈推个小车往路边一站,勤勤恳恳地炸着,也不管臭味是不是熏人。不过那时候的臭豆腐干决不欺骗大众,货色虽臭,名声却不臭,不仅如夏先生所写“名副其实”,吃了也不会闹肚子。如今的臭豆腐干,我总疑心那澄着的一层油是下水道的户口,臭的蹊跷,咬一口之后嘴巴里哈出的气味和大蒜不相上下。我不禁怀念起夏先生笔下的臭豆腐干小贩,那种不卑不亢且对自己产品有绝对把握的态度。这种“纯真”又“纯洁”的臭豆腐干,在当今社会也难找了吧!

  还有卖报纸的老枪瘪三。他们蹲在路边漫不经心地沙着嗓子喊着,喊着:“两个铜板要看到十九路军反抗中央哪!”“两个铜板要看到日本副领事在南京失踪那!”“两个铜板要看到*******那!”他们如是喊道。每每读到这一点,我都认为他们加重了“两个铜板”的字眼,在他们的叫卖声中,“任何国家大事都只要花两个铜板就可以看到”,那种刺骨的冷酷钻入人心,有些滑稽,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情感。卖报人蹲在墙角,蓬蓬的乱发,青灰脸色,瘦极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情。我不知道,是什么把他们磨成了这副模样。恐怕处在那种冰冷的社会,人人都会如此吧。

  我们行走在车水马龙间,总会习惯性忽略那些大大小小的叫卖。有时候不免也静下心来听一听,指不定会感受到什么的。不论是虚伪和矫饰,还是玩世不恭和冷漠,我们都应该仔细倾听那些语气各异的叫卖,关注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虽然,城管越来越多,那些声音越来越少。


幽默的叫卖声读后感(三)

  作者住在都市里,从早到晚不知要听到多少种类多少次数的叫卖声。虽然“茶叶蛋”、“细纱粽子”、“莲心粥”,等发沙的声音,似乎十之七八是“老枪”的喉咙。但是在作者的耳中,每种叫卖声差不多都有着特殊的情调。

  在这许多叫卖者中,作者发现了两种幽默家。

  第一个竟是卖臭豆腐干的。卖的人大叫“臭豆腐干!”“臭豆腐干!”态度自若。这令人厌烦的老俗语在作者眼中却是大不相同。他认为大多人都是“说真方,卖假药”,“挂羊头,卖狗肉”,以香号召的东西,实际往往是臭的。而卖臭豆腐干的居然不欺骗大众,把“臭”作为标语,言行一致、名副其实。这样一想,呵,还真的别有一番风味呢!

  第二个却是那几个专卖晚报的老枪瘪三。作者发现,他们的叫卖的方法十分特别,他们不叫“刚刚出版XX报”却把价目和重要新闻标题连在一起,如“两个铜板要看到十九路军反抗中央哪!”“两个铜板要看到日本副领事在南京失踪哪!”仿佛在他们的叫声中任何国家大事都只值两个铜板似的。不觉使人深深地感到冷酷的滑稽情趣。

  “臭豆腐干!”“两个铜板要看到XXXX哪!”这两种叫卖者在作者笔下都颇有幽默家的风格。前者似乎富于热情,像个矫世的君子;后者似乎鄙夷一切,更像个玩世的隐士。

  我们大概都不会想到,城市里时时、处处可以听到的叫卖声里,也有幽默感吧?由此可见,幽默并不是舞台上相声演员、喜剧演员的专利, 在大街小巷的普通民众中也有“幽默家”;但是前提是这样的“幽默家”是要有眼光的人去发现的。试着分析一下:作者是怎样 从“臭豆腐干”的呼声里,听出了“愤世嫉俗的激越的讽刺”,又从卖报声里,“深深地感到冷酷的滑稽情味”?细细体会,真正的幽默家又是谁?

  言辞幽默的人并不少,但是能体会到言语间情趣的人却少之甚少。会讲幽默的人不是幽默家,能够找到幽默的人才是真正的幽默家!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