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以为日子还长,毕了业却拼命成长

  文/江北禾公子(简书作者)

  01

  昨晚刷微博,看到了大学室友周周的动态“做题,虐虐更健康”,配图是雅思真题集以及一杯浓咖啡。毕业之后很少见她发动态,我想大概是在魔都上海的工作压力太大了吧。

  我在评论区问她考雅思是否有出国的打算,她发来一个流泪的表情回复道:你可拉倒吧,我只不过是发现毕业后英语已经退化得和初中水平差不多了,都不知道大学时是怎么把六级考过去的,不给自己一个考试的压力,英语根本捡不起来了。

  周周说毕业了以为自己终于不用再学习了,可工作几年了才发现,身边的同事都开始在业余时间进修了,有的去读了在职的研究生,有钱的去读了MBA,还有一些在学CPA。

  大家似乎都为了提升自我、升职加薪卯足了劲儿地拼命成长。同事们的暗自修炼让周周慌了神,再也无法心安理得地刷剧、恋爱、网购了。

  大学时我和周周是上下铺,这家伙是我们宿舍最懒的。大一的时候我们课程不多,很多同学还都沉浸在逃脱高三魔爪的兴奋中。周周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有笔记本电脑的人,那时候我们其他几个室友经常会围在周周的电脑旁一起看《妻子的诱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对着男主角流哈喇子。

  周周总说自己不是学习那块料,我们都说自己是因为高考失利才考到这么一所破学校,只有周周一个人无限唏嘘地说自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所以才在高考的时候开了挂,超常发挥考到了这所二本学校,真的好满足很幸福。

  02

  大一的我们特别悠闲,我们觉得四年的时光实在是太长,一切都不着急。求职和我们无关,成家立业更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儿,我们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自由的时光。

  隔壁宿舍一个女孩儿买来了CPA的书,每天背着包去图书馆。我跟室友说看看人家真的很能坚持啊,话说CPA是什么东西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周周一脸不屑:人家是富二代大小姐,毕业之后要去自己老爹公司承继大统的,CPA啊是有钱人才学的东西,开公司才用得到,你们家有公司么?我和其他几个室友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后来匪我思存来我们学校签售,开读者见面会,周周和阿江都是她的粉丝,非拉着我陪她们一起去图书馆的一楼大厅见她们的偶像。图书馆人头攒动,大都是女生,都是一些热衷于窝在宿舍的床上拿着MP4看言情小说的姑娘。

  大一下学期,我们全班同学被安排去参加一个已经毕业的优秀学长的个人演讲会。还没有考完四六级的我们,傻呆呆地坐在座位上,看着优秀学长手舞足蹈地挥着自己手中厚厚的一本《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激情万丈地说自己要把它背下来,我和周周忍不住“哇”地感叹。优秀学长说自己刚刚拿到了CATTI 二级的口译证书,我们这群菜鸟当然都不知所云,用现在的网络流行语来说,叫做“不明觉厉”。

  演讲会的结尾是号召大家去报名参加这位优秀学长主办的英语培训班,周周和我面面相觑,“去吗?”“不去!”“感觉他满嘴跑舌头,像个大骗子。”“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我们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学习”这回事吗?

  大二那年,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考完了四六级,但仍有一小部分“顽固抵抗分子”,死活考不过六级,其中也包括了周周。她无精打采地对我说,不自学了,去校外报个辅导班,如果再不过,自己就认命了。

  于是周周成了那个“满嘴跑舌头像个大骗子”的优秀学长的学生。大三下学期,她终于把六级给死磕过去了。

  03

  大三那年,我和另外的几个同学都有了不同程度的焦虑感,四年曾经看起来那么长,我们总说日子还早呢,可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大半了。于是我们开始忙着泡自习室、图书馆,开始知道大学除了混日子,还真的有学习这么回事,也知道了CPA不是只有开公司的人才要去考。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后知后觉,经常愧疚于自己醒悟得太晚,可毕竟还是在大学四年结束之前明白了一些证书还是要考的,专业课还是不能挂的,毕业证和学位证还是都要拿到手的,可是仍有少数一些同学直到毕业也没明白这些。

  那时候我们以为日子还长,以为一切都可以慢慢来,以为从大一刚开学就绷着一股劲努力学习求上进的同学都是脑袋进水、伪勤奋。我们以为就业还远,可就是这样被时间推到了四年的边缘。

  昨天看到夏神写的一篇关于大学生避免开学焦虑的十项清单,我读着给先生听。读完了我叹一口气说,我刚上大一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这些呢,如果我身边能有个过来人告诉我这些,你说我得少走多少弯路,没准现在早已逆袭成白富美了。先生听了一笑说:你大一那会儿,忙着逃课呢。

  是啊,那时候不知道时间真的可以如白驹过隙、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我们以为古人说这些都是掉书袋骗人的。毕业几年之后我们忙着加薪升职,忙着结婚成家,忙着生孩子做父母,却还要在百忙之中再抽出时间来自我成长,当然这些自我成长早就该在悠闲的大学时光就完成的。

  闺蜜May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说:每天晚上哄睡孩子都快十一点了,自己却还要拖着疲累的身体继续去看书,真的好心疼自己。我毒舌地给她回复:想想大学时睡的那些懒觉,现在都是活该。

  曾经以为能轻易逃得过去的那些成长,如今还是一样不少地让你来还。(来源:简书)

分页:123